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德坚博客

一介小书生。有感而发,只为一吐而快

 
 
 

日志

 
 

我的“文学老爸”  

2016-06-05 16:04:09|  分类: 人生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天前,一个文学评论家朋友在微信群发了一条微信,亲切地称一位已过古稀之年的我国著名文学评论家为“文学老爸”。晚辈对前辈的尊崇情谊溢于言表,更重要的事,我的这位已经获得中国当代十大青年文学评论家的朋友,从大学时代,是读着“文学老爸”的著作成长起来,以后走上专业文学评论道路,并成为当代研究贾平凹苏童阿来等中国顶尖作家的知名专家学者。我观察一个有成就的文学评论家成长轨迹的同时,也在审视自己的文学心路,我发现我也有一个我崇拜的文学导师,他对我亦师亦友,二十多年前,我们几个兄弟和他一起推杯换盏酒性酣浓之际,亲切地称为他——“老爸”。等我写出几篇不太像样的文字之后,我突然发现,我的幼稚文字背后总有一双眼睛在那里看着我,催促我,鼓励我,原来,我的文学写作和他也有直接的关系,或者说我在他的作品当中,向他请教文学问题探讨中,总是能透过文字,或是交流的陋室环境中,看到一丝文学前辈的关怀眼神,这样的眼神透着希望。这已经不是情感意义上的一种称谓,而是在称谓前面框定附加上我的理想追求,我要为之努力的方向,我要实现的文学梦想。他也是我的“文学老爸”。

二十岁的时候尝试写过一篇七八千字的短篇小说,小心胆怯送到《北大荒文学》小说组长史方老师那里,得到前辈对文学初学者的鼓励,心底鼓起勇敢的文学畅想。只是在杂志社编辑轮换时期,小说最终没有发表,多少对我是个打击,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在做着白日梦,是否是一个文学钟鼓的莽撞者。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工作闲暇之余再没有动过文学写作的念头。直到我调到市里一家新闻单位当编辑,我第一次见到老爸,我闭锁心底尘封已久的文学之盒梦忽然被打开一道缝隙,见到一丝光亮——

那天的酒酌来的似乎非常自然,几个意气相投得的新闻界朋友坐在一起畅所欲言,而当中一位六十开外的长者显得与众不同,倾听并寡言少语。因为不熟悉,自然言语交流少些,印象也无从谈起。一个兄长借着酒兴,非要长者朗诵一首郭小川的诗。长者并不推辞,沉吟片刻,起身朗诵起来:三伏天下雨哟,雷对雷,朱仙镇交战哟,锤对锤;今儿晚上哟,咱们杯对杯!舒心的酒,千杯不醉;知心的话,万言不赘;今儿晚上啊,咱这是瑞雪丰年祝捷的会!……长者的朗诵和几位在座的播音主持人相比并不专业,但流露出的真实感情,对生活的感悟和热爱却抒发的淋漓尽致。而且结束时一种童真的微笑让我难忘,只有生活经历磨难的人从从容容的看淡荣辱才会有这样的神情。于是,我急忙低声询问身旁的人,才得知长者是中国作协会员,我省知名作家。我平生第一次和中国作家零距离,第一次看到花甲之年的长者迸发出来的文学激情。诗歌是文学的皇冠,对诗情真的人才会有文学的灵心。从那一刻开始,我忽然有一种涌动,燃起我的一丝文学火苗,把文学和一位长者联系一起。也是从那天起,大家都尊崇这位长者叫“老爸”。

 以后逐渐和老爸接触多起来,对老爸生活的磨难经历,对人生乐观豁达的态度,对作品不断地超越升腾,了解感受并受之影响。1995年佳木斯电视台拍摄的电视连续剧《雪野情仇》的编剧就是老爸。从剧中可以看出老爸对东北抗联题材,特别是活跃在三江地区的东北抗联八个军情有独钟。《雪野情仇》主人公就是东北抗联第十一军军长祁致中,一个矿工出身的抗日英雄。地方电视台能拍摄电视连续剧并不容易,如果没有扎实厚重精彩的剧本是不可能获得制作人的青睐。这部剧获得东北三省电视剧“金虎”奖。长篇小说《也有风雨也有晴》的出版,圆了老爸多年知青题材写作的夙愿。在这部凝聚老爸四十多年前在依兰县当公社党委书记那段生活经历的小说中,他对青春年少就来到冰天雪地黑土地的浙江知青苦难生活的真实描写,还原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感动着如今已经两鬓斑白的人们。老爸因此受到知青的尊重,生前每到年节和知青下乡的日子,都会收到来自西子湖畔真诚的问候。在市文联举办这部小说研讨会上,我虔诚地讲述自己的读后感:这句借鉴苏东坡《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也无风雨也无晴”词句的书名,完全表达出老爸对社会人生变化的顿悟,而对于那些朦朦胧胧年少离家的青年学生来说,总要经历暴雨和彩虹。他们刚刚懵懂,自然界的雨晴变幻实属正常。没有暴风骤雨的荡涤,怎会知道天空还会出现彩虹?小说中对知青人生悲欢荣辱人性主题强大的穿透力,至今让在那个年代生活的人难以忘怀,这是老爸小说的文学魅力,成为他一生文学创作的高峰。也让我感到广袤深厚的黑土地就是生于斯长于斯这里的作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只有深耕才会有丰硕的果实。

 以后我陆陆续续拿着打字的文稿让老爸看,每次都得到老爸的鼓励。对一个不惑之年重新学习写作的人来说,这种鼓励非常重要,属于精神层面,崇高而庄严,圣神而专一。如同风云变幻之际一个茫然者急需的一剂沉静的良药,使我在嘈杂的社会氛围中排除各种杂音和欲望,静下心来,在一快纯净的空地上自得其乐地耕耘。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经常敲打键盘思绪漫游在浩瀚的星空,用漫无边际的想象和星云对话。等我拿到我的第一本散文随笔集《颤动的心迹》,发表的第一篇小说《彩信》的时候,老爸已经患病,行动不便,右手已经不能写字。但他看到我还幼稚的作品时,眼神和我当年见到他时没有两样,仍然透着关怀神情,但我感到眼神之中还要新的意境。我只顾自己作品出版的畅快,忽视让老爸在我的书写上几句鼓励的话语,哪怕他用左手来写。这个遗憾让我抱恨终生。

老爸叫刘兢。做事兢兢业业。老爸笔名叫刘二克。兢字由二个克组成。老爸笔名的意思我理解,攻坚克难,不断进取。写到这里,我仿佛又看到老爸鼓励的眼神,努力,再努力,总会有人要去完成前辈未竟的事业!

 

                                                                                  20166516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