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德坚博客

一介小书生。有感而发,只为一吐而快

 
 
 

日志

 
 

收藏(小说)  

2014-11-23 16:08:46|  分类: 文学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70年代,国营企业正是鼎盛兴旺时期。以东方市木材加工厂为例,职工吃穿烧都由工厂提供,其中,职工家里烧的是这个工厂区别其他工厂的地方。工厂车间破原木加工,把木材加工成方材和板材,截省下来的边角废料如板皮、木条、圆木头、锯末,都作为福利,一年几次分给职工。那年代没有集中供暖,东北地区一家一户,冬季都靠煤和木材取暖,到了分木材拉木板拉板皮的时候,木材厂的职工烧不完分的福利,就拿他做交易,或换点别的市面紧缺的如大米、小件家用电器等。有心眼的还用木材票换自己喜欢的东西。

         三车间刘磊平时喜欢戴着军帽,穿着军衣。喜欢收藏一些军用品,特别对散落在民间的日本侵略东北时期,日本鬼子留下来的军刺钢壳武装带什么的感兴趣,他用木材票和人家换,几年功夫真还换到几个像样玩意儿,有的还能用。一个晚上,刘磊拿着刚换来的日本探雷器走出家门,学着电影《地雷战》日本鬼子探雷的样子,一步一步往前挪。邻居一个车间的王三见到说,地雷的秘密探清楚没有?不见鬼子不挂弦。

        刘磊也挺有心眼,收藏的东西轻易不给人看。像日本军刺钢尖锋利,能把寸厚的板材刺一下穿透。拿出来示人有人会惦记。80年代严打时,公安局发告示,交出各种管制刀具,日本军刺也列入其中。刘磊更不敢拿出来示人,小心谨慎地把日本军刺和几个收藏品藏在地窖里。躲过风头,刘磊会偷偷下地窖,摆弄摆弄收藏。地窖潮湿,他还给收藏品抹上从车间里偷偷用饭盒带出来的机油,把军刺用油纸包起来。

        刘磊没有想到,近万人的国营企业说不行就不行。80年代末开始,原木越来越少,加工车间没有往昔灯火通明电锯轰鸣工人加班的情景。职工也没有多少裁下来的边角废料可分,木材厂职工的福利一落千丈。刘磊也没有什么好拿和人交换。看见好东西,只能喜恨把擦用手摸摸,临走眼睛还不离,好像要把东西扫到眼睛里。

        市里开始建楼,原来的一家一户平房住户,开始搬进楼房,冬季开始集中供暖,城里烧煤烧板子的逐渐减少。和刘磊隔一条道的平房已经扒房,说是要盖楼房。扒房拉残土的卡车颠簸来往,一年的光景,把刘磊家门前的道,不知不觉就垫了10厘米,盖住了下水道马葫芦盖,水流不进下水道,只能在道两边窝存着。春天雪融道路泥泞,夏秋下雨出门穿靴子。冬天住户往道上泼脏水,冻成冰,行人一不小心会滑倒,小孩在冰面打促了滑。两三年过去,外面的路面比进屋门槛和屋里地面更高。下雨水从凸出的路面往下流,直接流到刘磊这趟房门口。时间一长,水顺坡就流到刘磊家地窖,把地窖灌满了。刘磊无奈,只好把地窖里藏的东西放到下屋棚一个角落。刘磊生气,可气没有地方撒。原来工厂效益好的时候,企业就像个小政府,什么都管,上水下水不用职工操心,给后勤部门一个电话就来人解决。现在企业推向市场,靠资源生存的企业开始减员,缩减非生产部门。工厂后勤部门撤了,说是马路下水道清掏都由市里接管。刘磊说我找谁说理去?

        还有更大的事让刘磊生气。他是1970年18岁入厂,在木材厂干了20多年。奔50岁时候木材厂改革一刀切,他这样的工人都被要求买断工龄,推向社会自谋生路。邻居王三偷偷做了车间领导工作,以留守的名义留厂工作,多少还能开个千八百。而刘磊回家一分钱没有,他老婆还有气喘病,整天喉咙气喘,啥也干不了。刘磊气不过,王三半斤八两谁不知道,凭什么他留我不留。刘磊想找车间领导理论。他到下屋棚里翻出来他的收藏,准备理论的时候带上军刺,他不是去捅人,想吓唬人,他听说王三也是揣把菜刀找领导,要求不下岗,领导一看来个横的,腿脚一软,就答应王三留守看大门。

         老婆一看刘磊带军刺要走,腿先软下来,一把拽住刘磊。老婆说,你带这玩意要干啥,十多年都藏着,现在拿出来不怕人收拾你?刘磊说,我总不能像王三拿把菜刀吧,这比菜刀厉害。老婆说,你给我收起来,咱别拿这个惹麻烦。再说下岗也不是就你一个,住在这里也不是就咱一家,日子慢慢过。刘磊一想也对,老婆还是明事理。老婆还说,这东西是你以前换来的,以后你再把它换给别人,听说有人在收藏日本鬼子留下的罪证。刘磊说对啊,当年就有人要和我交换,我没有答应,咱当年啥也不缺,留着这东西就是觉得好玩。可现在这东西能干啥用,不能当饭吃,不能遇到正当香主,废铁一个。

        2000年以后,东方市加快了城市改造步伐,城市社会管理也有了新起色。刘磊住的这片居民区已经被新组建的社区接管。前三年木材厂彻底破产,厂房土地有了新的买家,木材厂当年欠职工一次性买断钱补到位,像刘磊这样的并入社会养老保险体系,以后什么事找不到木材厂,木材厂只是淡淡一个记忆,承载着刘磊的青春和闲暇时收藏的几件实物。王三也无岗可上,整天和刘磊低头不见抬头见,一到下雨天就开始骂娘,头顶着朔料袋,把家门口围起来,加培土,用水桶把流入的雨水淘出去。刘磊已经习以为常,边淘水别说,以后就指望社区里,厂子没有了,咱这社区什么时候能把这路修好啊。我老婆盼着那。刘磊说的是实情,老婆腿脚不好,一下雨道滑,出门怕跌,总在家里心窝堵挺。

        刘磊家周边陆陆续续开始盖高楼,楼盖好,路也重新铺过。只是刘磊和王三家这里经过的拉残土车没怎么停过,颠簸散落的残土被后面上来的拉土车压实。刘磊老婆说,现在门前的道面比屋里地面要高半米,再不通下水道,下雨会把房子墙根泡酥,房子会塌。

        这一天又下起雨来,刘磊和王三又在家门口淘雨水,王三骂完雨天骂社区,说都是吃干饭的,也没有人来关心关心他们。王三一生气一使劲,淘雨水的盆甩了出去,浑水扬到一个人的脚上,盆甩到那人的腿上。王三起身不说话,刘磊赶忙说对不起,都是这路惹得祸,高出屋里地面,一到雨天就要淘水。那人没有生气,走到刘磊家门口,说我进屋看看,我是新来的社区主任,我叫辛为民。辛为民看完刘磊家又到王三家看了看。刘磊说那几家也都这样,有的挺不住就搬走了,只剩下我们这些没有什么门路的了。辛为民临走说,过几天我再来。刘磊回屋,老婆说,这事有希望了。

        辛为民再来不是他一个人,他把和修路有关的部门都请来了。刘磊和王三站在家门口看着他们量来量去,指指点点。刘磊老婆搬个小凳也出来坐。辛为民过来问刘磊,这里的马葫芦井在哪里?刘磊说都二三十年了,早就让路埋上了,没地方找。一个像是管事的过来说,这里肯定原来就有下水管道,得要找到马葫芦井,重新利用起来,铺新的下水管道不可能。还说市里新规划没有这个社区,要解决只能利用原有的下水管道。

         辛为民走了,这个难题他也束手无策。他对刘磊说,你们再找找吧,找几个老人问问。刘磊和老婆说,你说的还真准,这个社区主任还真想为居民干点事。不过上哪找马葫芦井?刘磊两口子大眼对小眼。晚上王三来敲刘磊家门。王三留守车间以后基本不来刘磊家串门。王三说,能找到马葫芦井了。刘磊问怎么找到。王三说你就能找到。刘磊说我拿啥找,拿手刨啊。王三说,你不有个家什麽?刘磊不解,什么啊。王三说,你那年不拿个探雷的在地上找什么吗?刘磊一拍脑门,说对啊,那是日本鬼子的探雷器,遇到金属就叫唤。王三说你拿出来试试,说不定能找到井盖。王三走了。刘磊对老婆说,没想到这玩意今天能用上。刘磊颠到下屋棚,找到用油纸包裹的探雷器,打开油纸,还好没怎么生锈。放地上一块铁器,用探雷器一扫,探雷器发出来嗡嗡声。但是,刘磊对探雷器能探测到地下多深的金属物还没有底。他对老婆说,明天上午我试试。

        第二天一早,刘磊端着探雷器出门,沿着路两边的下坡地东西来回探。他不想大白天出来探测,怕人说他神经有毛病,再说万一探不出来还丢人显眼。他来回走两趟,探雷器没有动静。他想起电影地道战里鬼子探雷是一步一步挪着探,他怀疑自己是走快了。于是慢下来,小步一步一步挪着探。走了五六米,探雷器响了,嗡嗡,嗡嗡。刘磊赶紧在响的地方做个标记,就像地雷战鬼子探到雷插个小旗。再往前十多米,刘磊又探到一个马葫芦铁盖。这回他的心落了地。

         辛为民听到刘磊的报告很惊讶,问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了马葫芦井。刘磊很得意,说我二十多年前收藏了一个日本鬼子留下的探雷器,现在还好使。辛为民说有点不可思议。问刘磊,你还收藏了什么日本鬼子留下的东西?刘磊说还有几样,都是木材厂效益好的时候,我用烧材票换的。

         马葫芦井找到了,剩下的事辛为民都安排了。不过他还惦着刘磊手里侵略东北时日军的罪证。半个月后,刘磊和王三家门前的路重新挖开,高出的土都用铲车铲走,拉了有二十多五十铃车土。路面降下来半米多,马葫芦重新清掏,砌了新井,安上铸铁井盖。刘磊老婆出门的时候,不用费劲上坡。

         这天,市里有关部门的人来到刘磊家,说想看看他收藏的日本鬼子留下的东西,刘磊开始犹豫起来......

       

                                                                                               2014年11月24日爱牛书斋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