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德坚博客

一介小书生。有感而发,只为一吐而快

 
 
 

日志

 
 

迷局——虚构的纪事(小小说)  

2012-08-25 07:24:36|  分类: 文学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六月份开始,这个单位突然起了微妙的变化。这要从发生一件事情说起。
           单位附近开工一件工程项目,这个项目产生的环境噪音和电磁场,已经影响单位的监测数据,并干扰极大数据出现偏差,进而影响数据的科学准确性。省局开始过问采集的数据为什么出现偏差。

           这个单位看似清闲,实则很重要,职责是负责监测地下动态,某种程度上说,监测数据的连续性准确性关系一个三百万人口的城市安全。责任重大。

          单位领导门一得到监测人员的书面报告,知道该工程刚刚开工,已经对单位的监测造成干扰影响后,开始大发雷霆,说为什么让工程上马?怎么不禁止?怎么不早报告?并声称要追究有关人员责任。

           其实在一年前,专业科室负责人已经发现工程项目的开工迹象,并电话报告给门一,这一提醒没有引起门一的重视。

           门一召开有主管领导和相关科室人员参加的会议,研究部署对策。主管领导从事业发展长远角度,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建议应该禁止开工建设,等待检测结果,让检测数据说话。会上确定先采取行政执法手段,按照国家有关的法律法规,对这个工程项目执法。领导还亲自点将,让单位负责执法的科室人员担当执法的负责人,但是在具体的执法程序操作上却让专业的科室来做,专业科室并不懂得执法以及执法的程序和文书。

           主管领导提出让专业科室负责具体的执法程序不合适,还是应该由执法科室具体牵头承办。门一不置可否。但在主管领导不在的情况下,迫不及待下放行政整改通知书,还签上主管领导的名字。门一为什么在执法科室人员在场的情况下,要签上主管领导的名字,意图是什么?葫芦里卖什么药?这让工作人员不得其解。         

          当时,同志们看门一的态度非常坚决,要禁止工程项目的建设,因为一旦项目建成运行,对单位的监测干扰就既成事实,为此今后就要出现你建我撤,或你停我在的拉锯状况,或者形成双方对峙的状态,甚至还要付诸法律手段来解决停建和干扰源影响问题。同志们感到门一真有魄力,有决心,近说是为单位着想,远说是站在全市事业发展高度,对一个有着三百万人口的城市安全负责。

           门一亲自上阵,接待施工企业项目经理,和对方谈判,还和对方说要主动找省局检测部门来现场检测,评估干扰程度。理由是单位为城市招商引资服务。门一和施工企业项目经理说:

        “你们先停下来,等我们找省局来测量完数据,拿出检测评估报告,将结果告诉你们后,再决定你们是否施工。”

           既然门一很主动,施工单位没有表态,看似说服了人家。

           第二天,门一领人到施工现场,看到没有施工,设备都在那里堆放着,就洋洋得意对手下人说:

           “怎么样?人家很听话嘛。”

           隔三天单位的同志报告,施工又开始了,而且是在晚上挑灯夜战,马不停蹄。

          上午门一又带人到施工现场,果然是在施工,而且热火朝天,紧锣密鼓。门一无语,转过头再不说什么,没有了先前的得意劲。施工企业根本不理睬门一的招呼。单位下发的整改通知书就像一张废纸,丝毫没有起到任何监管作用。

           这以后,同志们突然发现,门一的态度来了180度大转弯,好像不积极了,不像一开始那么激动,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大家疑惑,先前门一可是要为社会公共资源和城市安全以及单位今后的生存而奋斗。

          后来从门一的言谈话语中流出来的意思分析,门一想向施工企业要些补偿款,是以增加抗干扰设备为理由。至于项目对单位的干扰影响以及由此带来的各种不可预测的后果,好像都不考虑了。哦,大家有些明白了,看似为单位利益,实是门一另有想法。
          门一孙子兵法学的好,是下棋的高手。兵法说: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下棋的在下,看棋的在看。谁都不能糊弄谁,谁心里都明镜,俗话说旁观者清,棋盘上,正与邪,胜与败就是咫尺之间。

          明修栈道,就是一个姿态,说着为公为事业正确的废话,说运用法律法规,是明里在制止你的行为;暗度陈仓,私底下的交易谁能知道?反正都是为了地方利益,企业为了早日上马项目,可以通融地方关系,只要对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得到回报,封口费。况且门一再有三四个月就离岗休养,趁在位之机,有工程之便,何不为自己......

           门一开始三番五次给省局打电话,真为工程项目请来了省局的检测人员。说是请是因为有些花费是单位自己出的。其实单位并不宽绰。原先一发现工程施工影响单位监测的时候,单位人员口头要求停止施工的时候,施工企业的项目经理主动到单位来,找到主管领导,谈关于补偿的问题。主管领导坚持施工企业先拿出检测经费,请省局来做专业检测,待报告出来以后,根据报告评估结果再决定是否继续施工。如果数据显示干扰严重,此工程项目必须停止。改址再建,免得造成企业损失。但检测报告的费用一定得由施工企业出。

          门一一出面,所以的形势都发生变化,本该施工企业出的费用,变成由单位出。是欲擒故纵?还是舍孩子套大狼?主管领导不解其解,不知道该怎么往下做了。

          省局人员在已经运行的另一块工程场地检测了48小时,采得数据回省里了。这样过了近一个月,检测报告还没有出来。

          离门一退下来的时间越来越近,门一有些着急,还拉上他信的过的人专程上省局有关处室,催促检测评估报告赶快出来,他非常急于知道检测结论。世界上最难判断的就是道貌岸然,以公正的名义,披着合法性的外衣谋着私欲。

           大约一个月后,省局的检测报告出来了。报告用科学数据说话,在结论部分明确指出存在两处干扰源,对单位设备有两项干扰。其中一项干扰数据还有待一两年的时间,通过数据对比进行分析,才能得出结论。据省局专家说,这一项检测数据依据,还是目前国家检测标准的技术空白。所以应该更加慎重,因为已经不是几个钱就能解决的干扰问题。这点门一心知肚明。省局报告是否合门一意图还是一个谜,别人无从得知。

           不过,报告的结论可以说给了门一当头一棒,这不是他想要的报告结论。他想要的结论是比较轻描淡写,对单位有影响,还并不大,只是一点点一点点的干扰,通过增加所谓抗干扰设备就能继续工作,为省局提供数据。但是,报告结论让他进退维谷。在他的面前,选择并不多。因为施工单位工程已经进入收尾阶段,高高的机筒矗立云中,另外他处在倒计时进程。

          下步门一向施工企业要抗干扰费用还是依法勒令工程停止运行,是一个问号,也是一个迷。如果允许工程运行,这个单位就失去了提供监测的作用,夸张说没有存在的必要,从行政执法来说属于不作为。因为监测的数据都不是正常状态下采集的,不具备科学准确性,一堆作废的阿拉伯数字而已。如果企业坚持工程项目运行,单位就需要远离干扰源,异地搬迁,重新选址,这是不菲的一笔费用,企业能否答应承担也是一个迷。

           事情发展的路径是一个谜,让单位的人感到迷茫。迷局怎么才能揭破待些时日。 

                                                                                                                2012--08--25--7时爱牛书斋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