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德坚博客

一介小书生。有感而发,只为一吐而快

 
 
 

日志

 
 

四川童年记忆  

2012-06-05 14:49:53|  分类: 人生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孩提时看天空,天是蓝的,蓝的背景下,飘着白云,看上去像把棉絮摊放在天上。       

         我和东北土生土长的儿童不同,我童年有两段是在四川老家渡过。一次是1966年,一次是1969年。66年那次是随父母回蜀探亲,我才5岁,太小,有些事记不清。69年是因为中苏珍宝岛事件,要求备战疏散,我和父母还有妹妹回蜀已经8岁,正上小学二年级,开始懂事,所以还能记住一些事情。四川童年往事,现在也是记忆犹新。

          从天寒地冻的东北来到有火炉之称的四川,就是感到酷热难捱。天很蓝,太阳格外灼热,射到土地都烫脚。

           顶着似火的骄阳,背上书包,天天到李市镇一小上学。我的东北普通话话让同学讥笑一段,不过,很快我就学会四川话,还学会和同学玩一种抓人的游戏。

          这个游戏类似东北的“定柱子”游戏。玩的人分成两伙,有两个跑得快的同学各领一路人马,甲从一边跑向另一边的营池,乙就派一个人抓他,抓住就算输,淘汰出局,比分落后。这里有技巧,就是跑的人得会闪躲抓你的人,或急停或拐弯或中途加速,甩掉拽你的对手,最快冲到己方营池,就会得分。这个游戏很需要智慧和体力技巧,是勇敢者游戏,凭借的是自己的实力,不象城里的孩子玩的击鼓传花,丢手帕,看似儿童游戏,内涵却是成年人的,功利有心计,有算计,潜意识当中,学会保护自己。“定柱子”游戏是我们每节课间隔必做的游戏。玩的开心,有同学不服气,放学后也要在学校操场抓一会儿人。抓到人让他出局了,都开心大笑,有一种成功感。

         当然还有意外的出局。有一次玩游戏,一个同学怕被抓,跑得太快,脚下刹不住,直直跑到操场边,掉到下面的水塘。水塘不深,泥巴扑了一身,他那天穿的是一身新衣服,可能害怕回家父母责怪,边扑棱衣服上的泥巴边哭。水塘里的水牛瞪着大眼睛扭头看。围上来的同学束手无策,只能干瞪眼。

         东北和四川的“定柱子”游戏非常适合在小学和初中校园展开。只要一块操场,不需要投资购买辅助设施,游戏规则简单。能培养孩子团队精神和不怕牺牲勇往直前的意志,是勇敢者游戏。好像现在的孩子不会玩这种无成本的游戏了,太专注书本知识的学习,忽视了童年时期孩子特有的天性。为时下的孩子可惜。

          那时节好像下雨天很少,多是艳阳天。放暑假的时候,我就回到李市镇乡下舅舅家,帮助舅舅上山打猪草,要不就是背着竹筐,手里拿着竹棍,竹棍一头固定一根铁钉,用来扎刮落在地上的树叶。这种树叶很厚,晒干可以当材货烧。当时没有鞋穿,只有买的草鞋穿,实在穿破了,干脆也不和家里要鞋,打起足板。还觉得挺好玩,因为放学的时候,许多同学都不穿鞋,鞋放在书包里,或是鞋带系一起,吊在肩膀上,打足板回家。打猪草,捡落叶,都是打足板,渐渐脚底长出来茧子,走起路不像开始时脚底扎得慌。不过,踩在太阳照射下都能着火的公路,还是觉得烫脚,于是就挑背阴的地方走。如果是走在一寸高的草地上,就像踩在地毯上,轩轩的,脚板很舒服。

         白天松懒,上学就一上午四节课,作业不多,不像现在的孩子,有做不完的作业,背不完的英语单词,家长还得在一旁陪读。放学回家,帮衬家里干点活,不打猪草,就是拾树叶,一个下午这样过去了。

          到了晚上,又是另一个情景。纳凉,唱京剧。

          到四川的时候,正是文革初期,大人文攻武卫的事我们小孩不明白,不过整天翻来覆去听八个样板戏,我也变成京剧小票友,随着收音机里的京剧唱段,张口就来,哼哼呀呀,像模像样,毕竟还有普通话功底。四川夜晚闷热,在家呆不住,人们都出来纳凉。李市镇主要街道就是一个大棚子,家家户户门都开在街道。晚上三五家就聚在一起摆起龙门阵。一个婶婶说,这个东北娃会唱京剧,让他来一段。我不怯场,让我来一段就来一段。清唱《红灯记》里李玉和那段脍炙人口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姑奶家邻居有个姐姐是镇里文艺宣传队的演员,恰巧那天回家,听到有人在唱京剧,就循声过来,看到了我。姐姐对我唱京剧很欣赏,和我说,推荐我参加镇里的文艺演出。

          演出那天是一个晚上。在镇里一个大院里面。事先就广播通知,晚上有镇文艺宣传队文艺演出。一阵锣鼓叮当,演出开始。文艺宣传队的大哥大姐手拿红宝书,踩着鼓点,齐刷刷走到台上来,一个整齐的亮相,惹得台下观众一片叫好。我是在节目中间演员换服装时上台唱京剧的,姐姐在我上台之前,怕我紧张,还摸摸我的头,鼓励我,为我加油。她不知道,我来四川之前已经是学校文艺宣传队的一员,上过台演出过。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就是感到灯光都照射在我身上,台下黑压压一片人,唱京剧像是完成作业一样,草草就结束了。以后在街里走,还有人认出我这个东北娃。         

         天酷热就盼下雨,真下雨也是麻烦事。我住的李市镇都是吊脚楼,一种依山坡而建的建筑。房子多是木头结构,没有地基,是粗壮的圆木支撑的。下雨形成山流,滚滚的山水,就从吊脚楼底下流过。那年,我妹的鞋(当地叫孩子)被水冲走,是一个街坊邻居硬是追着给捞起来,还给我们送回来。父亲表示感谢,还给一些糖块给捞鞋的邻居。要知道当时糖是凭票供应,我们吃的糖还都是母亲从佳木斯邮寄过去的。

          时光荏苒,我已经过了天命之年。回想四川童年经历至今历历在目,还能嗅到芳草地的掳草时的清新;感到赤脚走路时脚底灼热;玩“定柱子”游戏时的快乐;太阳照射头顶时的赤焰。每每我在望天棚胡思乱想,这样的生活我还有吗?只能留在记忆中了。谁能让时光倒流那?太阳每天都是新的。还是那么蓝,刺眼。 

       

                                                                                                                  2012--06--05--14时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