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德坚博客

一介小书生。有感而发,只为一吐而快

 
 
 

日志

 
 

如歌如泣的岁月(16)——电视新闻部的故事(2)  

2012-05-08 14:48:20|  分类: 人生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视台的“名记”们

           到新闻部第一天,过去在《佳木斯新闻》电视荧屏上才能见到的响当当名字,都变成活灵活现的人,出现在我面前。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还是媒体老三样,报纸、广播、电视。而电视作为新兴媒体,携辖着快捷,迅速,纪实,现场,画面,同期声等优势,异军突起,迅速在三个媒体中独占鳌头,独领风骚。电视新闻从业者也已电视传播带来的优势自傲,成为社会各界的宠儿,急需宣传的急需发广告的急需造势的急需表功的单位或个人的座上宾。
          我接触电视行业还是在1984年秋,我在团市委宣传部当干事。团市委要拍一个电视专题片,任务落实到我头上。

            团市委在全市开展的“创建青年文明岗”活动,在全省团组织中都有一定影响,并得到市委的肯定,和全市团员青年的响应。为全面总结这项活动的做法和经验,团市委副书记苑庆国,宣传部部长田立英策划,由我来执笔,形成一个电视专题片脚本。专题片名是苑庆国起的,《文明花香溢佳城》。

            我熬了几夜,拿出脚本,领导挺满意,我就和电视台联系拍片具体事宜。我就这样和电视台和电视结下了缘。那时摄像机还不是一体,是分离,专门有一个背着录像机的人。电视台专题部负责这项任务,派出一个摄制组。领头的叫申国利,摄像是许伯彦,录像是李生。申国利拍片取景时候,还用手比划成一个取景框,走来走去。听人说,他是部队文艺兵转业到的电视台。他也算是电视台的“名记”。

          拍片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最后不仅在市电视台播出,还在省台播出。省广播电视报还提前预报专题片播出时间。1985年1月,我和田立英部长一起到北京前门大街10号团中央宣传部汇报送片,见到了当时的团中央宣传部部长冯军和副部长柳斌杰(冯军后任团中央书记处书记,1985年秋到佳木斯“下基层抓落实”蹲点。在博文《团讯编辑部的故事》中有述)。还和刘延东坐一个上行电梯。晚下班见到当时团中央第一书记胡锦涛书记拎公文包回家。

          以后和电视新闻打交道就是团市委有大型活动需要新闻报道的时候求到电视台这些“名记”,对他们笑脸相迎,点头哈腰。

          命运啊命运,把我丢到这个圈子里,让我和这些也包括现在大名鼎鼎的记者搅合一起了。
          报到的第三天,新闻部开了全部会议,会议有两项内容,一项是安排报道计划,一项是介绍新人——当然是我。一间不到20平米的办公室,坐着佳木斯电视新闻界的精英,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记者名字和在座的今后叫同志的一一对上了号。他们是:幺福祥,于志勇,林庆芳,丁祥光,王振合,陈跃,陈丙林,李森。这些社会茶余饭后的影响人物,离我近在咫尺。
         实事求是讲,他们都是佳木斯电视台电视新闻的创始者。多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出生人。有几个曾经在照相馆当过专业摄影师或灯光师,从事单调,摆布的摄影棚人像工作。如果用现代电视新闻理论来讲,他们讲究构图,用光,单一画面的比例均匀和美,缺少电视新闻画面表现现场的连续性和现场感。而且,这已成为他们对电视新闻拍摄的基准认识。

         正因为他们意识守旧,不善学习,他们拍摄的新闻画面多是空镜头,俱是工农商学兵场景空镜头,时间性概念不强,平时放在自己的素材带里,需要就拿出来配上文字,就成为一条现成的成就性电视新闻。

         他们固步自封,缺少现代电视新闻传播理论和技巧,不会使用新的拍摄技术。甚至讨厌日益进步的电视传播新理论。在他们眼里,画面第一,是电视新闻的主体,忽视电视新闻是传播,画面包括文字解说都是为传播做工具手段。

         他们当中还有拿摄影机拍胶片出身,自诩为电视新闻老前辈。其实就是团级边防部队一个通讯干事,摸几天摄影机而已。事实上,这么说是唬人,给自己壮胆,别让电视从业者藐视他。

         我的工作开始是熟悉编辑业务,既然从编辑干起,我有这个精神准备,一切从零开始。
         不过,上新闻部没有几天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对我今后的电视新闻之路是否平坦划上一个问号。

          一个中午,我还在办公,内部电话响,我一接起来,是找人的,我说都下班了,没有人。电话那边问你是谁,我说我是新来的,电话那边突然骂我一句,滚你妈的。这令我很震惊,这样崇高的新闻单位还有这么粗鲁的,不问青红皂白就骂人,是欺负我一个新来的,还是这里的传统口语?我有些懵,心底里想,这是一个不好的信号,
          后来我把这件事和被找的人说了,他满不在乎,还大大咧咧和我说,你根本不用在乎他们,他们就这熊样。这句话给我留下难忘的印象,是啊,既然入这个圈,何必计较谁说什么?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背后不被人说。从此,我把或许无意闲说这话的人当作自己的铁杆朋友。
           现在看,人都是有时代的局限性,当年的所谓“名记”,今天看起来都是微不足道,担不起一个城市“名记”的重量。不过,公平说,在佳木斯电视新闻初创时期,这些“名记”他们还是做出过贡献,尽管他们的文化底蕴和新闻专业能力,还有利用媒体资源谋私利,都束缚着他们的眼界和信心,但还不能忘记他们曾经的辉煌,以及他们付出的努力。                                                                     

                                                                              (  待续)

                    

                                                                                                                      2012--05--08--14时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