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德坚博客

一介小书生。有感而发,只为一吐而快

 
 
 

日志

 
 

见面(小小说)  

2012-03-27 20:16:36|  分类: 文学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网络还刚刚在这个东北边陲小城兴起,刘力开始迷上上网聊天。他给自己起个网名,叫“大明白”。想表明自己是一个健谈的人,知识面宽,天文地理,人情世故,都可以说上几句。

         开始上网聊天觉得好玩,聊一聊他感到自己随时敲打进入到另一个世界,看到人的另一面。         

  现在的世界好像阴阳难分, 网络成为重要的社交平台。许多平时不愿和人见面说话的人,在网络都好像找到了自我,一敞心扉,一吐为快。不说不罢休。
         在网络,从网名你无法分辨男女,叫阳光男孩不一定是男孩,叫小家碧玉不一定是女孩,网络上的男女在现实当中都带着假面,你无法看到他的心里,即使她心里火龙在肆无忌惮传动,也被外界的力量压抑着,唯有上网,可以摘掉假面具,还原本色,自由自在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说着自己喜欢的话,或者寻找自己聊天情投意合的网友,说话就像迸豆一般,不经意不设防,从手指间飞到网络,飞到对方。
          刘力不知不觉把聊天作为自己每天必做的功课。不断被别人加为好友。有时候他也主动加别人为好友。
          刘力聊天有判断力,聊上几句话,就能判断是男是女。比如说,男人喜欢聊政治,官场腐败说起来咬牙切齿,特别是自己遭到潜规则,提起来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刘力能想像到,对方能把键盘敲的啪啪响,借以发泄不满情绪。男人还喜欢评论时事,国内国外,看到就说,有些加上自己的臆断,为网上不确定性的传播消息推波助澜。女人那,就是屋里屋外,张家里长里短。还能交换淘宝信息,聊聊市场物价。

   不过,并不是女人都喜欢聊家庭那点油盐酱醋的事,其实更喜欢在网上聊感情,寻找某种精神寄托,特别对自己的婚姻状态不满意,认为自己找错了人,嫁错了郎。所以,刘力特别喜欢和女性聊天, 他知道女生本就隐藏个人情感,唯有上网或许能叙述真情,讲情感故事。不过,心扉那扇门打开就关不上。
          时间久了,刘力对和自己聊天的女网友有了更深的了解,熟悉。就好像一个老中医,隔着帘子给人号脉,不看人,也能知道病情大概。
      
  “白胖”,是文学女青年,文采飞扬,动不动就说上一段名句,刘力和她聊天,得准备一本名言录放在电脑旁,时不时得抄上一段,弄的“白胖”大叫哇噻,说大明白真有才。“一展雄风”,就很沉稳,她只关注新闻事件(肯定在新闻单位,刘力的判断),每每发生一个新闻事件,都要进行点评,还要进行新闻背景分析,别说,有时分析的还真到位,像利比亚颜色革命,她就定位卡扎菲会死的很惨,果然,最后卡扎菲死相难看。

  还有“牵手”,喜欢聊情感问题,专门发泄说老公的花心,家里丰衣足食,好像缺少情爱抚慰。

  刘力乐此不疲。不过,和这些网友聊天他还是喜欢和“牵手”聊天,他感到“牵手”有一种情感忧郁能时刻牵着他,在“牵手”的聊天背后会有一段故事,这是吸引他地方。有时他突然想当面听“牵手”讲维系名存实亡的婚姻关系,和那背后的艰辛故事。

   刘力网聊心情好的时候,还喜欢和隔壁办公室的黄姐逗逗嗑子。
          黄姐自称是幸福女人,天天露出阳光一般的微笑,她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丈夫是市里某局局长,有灰色收入可以给她买皮毛,满足她的虚荣心,女儿刚上大学,学的是音乐,有时在洗漱间传来几声苏芮的歌声,就知道黄姐的心情。大家感慨说,真是幸福的人儿,打水都踩着音乐节拍。

  刘力和黄姐闲侃说,“黄姐你真幸福,又有个当官的老公,还有一个漂亮出息的女儿。”黄姐回应说,“那是当然,我命好,我是谁啊。”说完一脸秀恩爱样子。但刘力和黄姐调侃也仅仅限定在家庭幸福这个话题,更多的更深层次不说,一是黄姐是大姐,要尊重;二是黄姐有一个恩爱和谐家庭。

         这一天,他和“牵手”又聊起家庭婚姻,他觉得“牵手”和他对爱情保鲜的观点非常一致。爱情不光要相互包容谅解,还应给对方一个自我空间,产生对等距离。距离产生美也产生爱情。爱情保鲜婚姻才能保鲜。“牵手”感叹道,她和老公就是一张纸的关系,没有空间只有时间。越聊越投机,心里有些燥热,有了一种相见恨晚感觉,于是萌生和“牵手”见面的想法。刘力想,“牵手”是胖还是瘦,长得美与不美,是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牵手”的网名是不是受到一部火热电视剧的影响那,或是影射自己的情感取向。想到自己溜号,觉得很好笑。

        刘力:你老公现在对你怎样?

        牵手:能怎样?这么多年都麻木了。

        刘力:没有新鲜感了?

        牵手:没有了,开始烦他。没有当年的爱情冲动,现在他为往上爬不择手段。白天像人晚上像鬼。

        刘力有些感兴趣了,他问,怎么白天像人晚上像鬼啊?

        牵手:白天在单位装模作样,衣冠楚楚,晚上就不是他了,吃喝玩乐,包里揣什么神油之类的东西。

        刘力: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就坏。

       牵手:人都不纯了吗?

       刘力:现在社会就是舞台,都在演戏,台上一样台下一样。

       牵手:不假,我们单位就有这样的人。

        刘力:保不准你也是一支红杏出墙来。

        牵手:我也有苦恼啊。

         刘力:生活就像被雪覆盖着的大地,多么纯洁,只有阳光照射,雪融化的时候,你才能看到流淌的污泥浊水。

         “牵手”不语了,只是打出郁闷的表情。

         有人说网聊有三部曲:一吐为快——一见如故——一见钟情。开始聊天是虚拟的,你在和一个你理想中的人倾谈互吐真言,等到聊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就想从虚拟世界来到现实社会。吐就是虚拟门敲门砖,见就是现实秤砣。从虚拟到现实只隔一台电脑,由一根网线牵着。电脑就是一个屏风。
          刘力还想聊,机关通知开会,他只得悻悻打出一行字,“我要开会了,离开一会,真想见一面。”“牵手”也说她也要开会,也想见他面。还打出一行字:“亲,见一面”,后面加一个快乐表情,附言“随你”。
           开会的时候,刘力的心思还在网络上,想着和“牵手”怎么见面,到什么地方见面,见面第一句话怎么说。还有,“亲,见一面”包含什么意思?会上领导布置的工作也没有记住。他看到黄姐也好像若有所思。
           回到办公室刘力还在想见面的事。这时,黄姐来到他的办公室,给他送一份文件。他心不在焉,有一搭无一答的敷衍。忽然,他鬼使神差说了和“牵手”聊天一句话:“亲,见一面,网络上还有这样聊天的,真有意思”,黄姐脸一下子从头红到脚,楞楞站在那里,眼睛直看着他。

         黄姐把文件丢在桌子上,转身就走了。

         以后刘力再上网,就没有“牵手”这个人了。

         有一阵子,大家听不到黄姐的歌声,都挺纳闷,黄姐怎么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