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德坚博客

一介小书生。有感而发,只为一吐而快

 
 
 

日志

 
 

如歌如泣的岁月(16)——电视新闻部的故事(7)  

2012-11-05 09:47:26|  分类: 人生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北向北再向北

 

           到北广学习,局领导介绍我先到驻京办事处住几天。佳木斯驻京办当时就在北京南站附近,上下火车很方便。驻京办主任是局领导曾经一起工作的同志。有一天办事处主任尽地主之谊,找我吃饭,饭桌上我见到一个熟悉的面孔,市里一位领导,一个到北大荒下乡扎根三十多年的知青。
          他喜欢唱歌,特别喜欢唱一首非常朴实无华的歌——《小草》。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
          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从不寂寞从不烦恼
          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
          春风呀春风你把我吹绿
          阳光呀阳光你把我照耀
          河流呀山川你育哺了我
         大地呀母亲把我紧紧拥抱

          从饱含深情的歌声中能感受到他赤子之心,对黑土地深深的眷恋。毕竟他17岁就来到北大荒,花一样年华是伴随牛羊和小草,从荒原到兴盛一路成长。在许多场合他用沙哑的嗓音唱《小草》,他有小草的情怀,但他不是小草。
          吃饭的时候,从他和别人说话言谈举止间,我突然感觉到他要离开黑土地,他有些伤感,他并没有掩饰他的情绪,我忽然心底也有一丝忧愁,一个眷恋黑土地的人,誓言对黑土地不离不弃的人为什么这么忧伤?是爱的太深难以自拔寻求解脱?还是为自己谋得更好的人生出路?还是其他?
           从北广学习完我回到岗位,把我所见所闻和他的哥们说了,当然是保密性质,悄悄话。可是哥们当时就沉不住气,操起电话就打过去,带有质问的口吻说,有没有要离开这件事情,电话那头好像是在为自己解释,我感觉解释的话有些苍白无力。事情就这样放下来了。
           有一次参加一位我尊敬的长辈老作家的生日聚会,他也在场。那天我丢丑喝高了,想到了自己父母千里迢迢从四川来到北大荒,受到许许多多不公正的对待,父亲被划为右派言论,并因此患上精神分裂症抱病终身,我在佳木斯举目无亲孤身一人奋斗,受到不平和委屈,不禁哭了起来。或许同病相怜,他过来安慰我,抚着我的肩膀,说着鼓励我激励我的话,那一刻只有远离故土的人才会有的心灵知会,我好像读懂了他。
           后来,他果然调走了,在他已近天命之年,回到离自己家乡不远的地方——北京。人生道路为他关上一扇门,同时又为他打开另一扇门。再以后他的名字渐渐淡出人们的话题,现在的佳木斯80后对他已经相当陌生。不过,他对北大荒深情留恋永志难忘的情怀,已经镌刻在市里为纪念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而修建的知青广场知青墙上,和当年一同来到北大荒的知青姜昆梁晓声濮存昕等一道见证逝去的青春年华。

           向北向北再向北,人生总要回到原点。

 

                                                                                                  2012--11--05--6时爱牛书斋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