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德坚博客

一介小书生。有感而发,只为一吐而快

 
 
 

日志

 
 

如歌如泣的岁月(12)——毛主席在与不在的日子  

2011-09-08 22:36:25|  分类: 人生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深受毛泽东思想的影响,接受共产主义教育,灌输的都是革命、阶级、斗争这些专属无产阶级的概念。只有我们这代人才有这样独特的经历。这样的经历在毛泽东在与不在前后几十年的岁月中,不断地比较、校正、苦闷、警醒,得到一次又一次的精神炼狱,今天凤凰涅槃般灵魂出窍。我记录的只是其中一段往事。

        

         我记得68年上小学的时候,每一天上课前都要看着黑板上方挂着的毛主席像,大家一起背毛主席语录,特别是老三篇里(《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的段落。背的时间长了,闭着眼睛都成,领念的班长一起头,张口就来,都不打呗。70年我成为学校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一员。在同学面前跳忠字舞,手臂有力地挥舞毛主席的语录本,表示红小兵跟随毛主席进行无产阶级革命的气概。年龄虽小斗志正旺,要斗倒一切牛鬼蛇神全无敌。我们宣传队演出不仅在学校给同学们演,还到厂矿去给工人师傅们演。有一次我们宣传队坐火车专程到鹤岗矿区演出,穿着灰色衣服,戴上红袖标,在露天舞台给矿工展示红小兵的斗争精神。演出结束我们还参观了日本侵华留下埋藏鹤岗煤矿工人的“万人坑”。我第一次看到人的头颅和骨架,感到很糁,给我们讲解的老矿工一边讲一边哭一边用袖头抹眼泪,我们也跟着边听讲解边哭,一边在心里痛骂残暴的日本鬼子不把中国人当人。老矿工给我们讲,没有毛主席他就和坑里的白骨一样。说到毛主席他的神情十分虔诚,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有毛主席在,工人农民才能当家做主人,才有地位,腰杆才硬。那时是毛主席键在,登上天安门城楼,检阅百万红卫兵的日子。佳木斯站前广场竖立毛主席穿大衣向前挥手的塑像,当时流行一句话,毛主席挥手我前进。

 

           1976年9月上旬的一天,我到七中去玩。记不得是上午还是下午,就记得看到一个女老师哭的昏天黑地,被人搀着,掺着她的人也跟着掉眼泪。什么事让她如此伤悲?后来才知道毛主席去世了,一代伟人,新中国的缔造者离开了我们。15岁的我茫然无措,说不出来的感觉,就觉得身子没劲,好像骨质里失去了什么。这是多么大的事啊,比天还大。那几天我们学校正组织我们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在佳木斯锹厂劳动实习,和工人师傅贴近三结合。知道毛主席去世的消息,同学们都像心里丢了魂一样,干活无精打采。在毛主席追悼大会的前一天,我们接到了通知,全校高年级的学生参加佳木斯市革委会组织的追悼大会。佳木斯市毛主席的追悼大会是在火车站站前广场召开的。那时的站前广场空旷平坦,没有树木草地,能容纳10万人,在黑龙江省城市中广场是最大的。在全省最大的广场开追悼大会,近十万人参加,正说明佳木斯人对毛主席的深厚感情。我是追悼大会的参加者,自然也包括我对毛主席的朴素情感。我们提前进入到广场,我们学校的悼念队伍就排在顺和路汇宾饭店门前处,除了道中间留有过车的地方,都成排站了队伍。我也和同学站成一排,站在那里。追悼大会还没有开始,整个站前广场和各个道路都是身着黑色或蓝色衣服,神情肃穆的干部、工人、学生.........

         近十万人的站前广场鸦雀无声,咳嗽一声都那么令人瞩目。所有人的视线都往前面人的后脑瞅,不往旁处看,凝神伫立,等待追悼大会召开。我站在队伍里,就感到密不透风,空气凝聚着不在扩散,一种说不上来的气场笼罩着我,我感到浑身抽搐,忽然,眼前一黑,我腿一软,就倒下了。老师马上过来把我掺起来,摸一下我的头,发现我在冒虚汗,这时我也说不上话来了。我还想坚持参加追悼大会,老师没有允许,她看出来我坚持不下去了,就把我掺出队伍,送我往会场外走。我走的时候,好像身疲历尽,感到迎面队伍里的眼睛像刀子看着我,好像我是一个逃兵,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候脱逃。我心里难受,可是又说不出来,只能走出会场,离开队伍,回到家里。回到家里我打开了收音机,同学们是站着参加毛主席追悼大会,我是躺着听着收音机实况转播参加的追悼大会。伴随着低鸣的哀乐和长长的汽笛声,我的眼泪不知不觉往下流,那一天真的漫长,太阳都不愿下山,凝固的空气压抑人喘不过气来,一种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气息。

 

        若干年再想起来毛主席追悼大会的情景,我都有一种失落、内疚,不理解为什么当时我能晕过去。是我对毛主席的培养之情不能报答?是我难以承受失去伟人的悲痛?是我在人海迷茫中失去指航的明灯?是我幼稚的心灵失去精神的支撑?或许都有吧。1989年9月之前,我带着二建的青工,为站前广场毛主席塑像重新进行粉刷,想起开毛主席追悼大会的情景,不甚嘘嘘一番,手里的动作更轻,好像怕惊动沉睡的毛主席。1996年,站前广场毛主席塑像迁移到杏林湖公园,市里还专门举办了迁移仪式,党政军领导和各界群众代表都参加了仪式。我在电视台新闻部,自然记录下这一切。

 

                                                                           2011--09--08--22时写在毛主席逝世35周年纪念日前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